洋哥座下棒棒糖

小号耍去咯

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消费善良也要挨锤的 别嚷嚷着天亮天黑了 先自省一下吧😊

虽然晓星尘没瞎的那几段碰面,都算不上什么好的回忆。但米酒摊子前与晓星尘初逢,他忍俊不禁的模样,薛洋的确是记得很明白的。若要比喻,大概是一滴心头血滑入酒液,丝缕血纹缓缓扩散开那样,暗红的蛛丝,浅红的雾,连淡去的情愫都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王皓轩是什么可爱大宝贝 这也太他妈的可爱了来给妈妈抱抱

【晓薛】方舟

大概是原著向续写,第一章星星还没出来哈哈哈哈哈嗝。

      他看见苍茫大雪,凄霜下落。

      当薛洋靠着墙壁缓缓挪到门口时,义城的雪正越下越大。他薛洋倒是不怎么介意,任呼啸而过的风掠过一袭猎猎墨袍,拍拍屁股就坐在了那青石小阶上。义城还是一座死城,整个世界像是沉入了海底,寒冰刺骨,什么都不可追不可寻了。

      漫天盖地的白,薛洋晦暗的黑瞳闪了闪,他散漫地舔舔虎牙,不禁又忆起那位白衣道人来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义城下雪了,道长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 “本来想借机把你抢回来,没料到自己差点赔进去。糖和霜华丢了,找不回来了。”他说到一半,忽然咯咯地笑得前俯后仰,继而又安静下来,用独臂撑着下巴发呆。
  
      真是条老天都懒得管的贱命。义城那一战过去刚不久,金光瑶给他安养了一两个月便将他送回了义城。说是任小流氓自生自灭,实则被名门正道环环紧逼,已是燃眉之急。
    
      那时候薛洋还心笑道“祸害遗千年,瑶妹妹改日再见。”没想到这一调侃竟然成了永别,当初金光瑶嘲他是不知收敛桀骜的小狼崽子,办事总随心性疯魔不留后路,却没想自己如此深算,终究落的天命难违,声名狼藉的下场。金光瑶死了,晓星尘死了,小瞎子死了,宋岚也不过成了一具行尸走肉。和他或多或少有过交集的人,离他亦远亦近,却不曾真正跨过他的心坎。
    
      有人说孤独似烈酒,踏过西南天地间的人就是匹孤狼,能够孑然立于山河永寂。薛洋确实做到了,但他再非少年狂徒。一个如此嗜血的人,也有了人性的弱点。
   
     他之后开始喜欢坐在义庄门口发呆,像下意识地等个不会回来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 薛洋坐了许久才发现,自己的手中一片猩红。他回过神,烦躁地扯开胸前的绷带,他早知道具身体快不行了,被避尘捅穿的伤口现在还没愈合。怕是为寻招魂之术耗尽了阳魄,二者受了重伤,感官日渐衰弱,过不了多久就要灵力枯竭而亡。
   
     星辰陨落,周遭将如坠冰窟。
    
     算了,随他吧。